• 标题

  • 标题

  • 标题

千年古县瑞安 古牌坊何日可重现
作者: 王兴雨   来源:温州日报
 
 
瑞安老城丰湖街的省级文保单位——温瑞塘河的东安硐桥。 吴小淮 摄
瑞安曹村镇曹北村的“升平人瑞”坊,建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
瑞安飞云镇林南村的“陈氏节孝坊”,建于嘉庆二十二年(1817)。

  温州网讯 温瑞塘河文化在瑞安县城的起点,应该是在瑞安老城东门外的吊桥头至东门岭下轮船码头,就河道来说就是丰湖和塘河两岸。这一段的历史文化景观,是在原县城东门的永丰街(解放东路)和丰湖街两条主要街道的主轴线上,有东安寺、东安硐桥、广济寺、胡氏大宗祠、九泰桥、张郎桥、项氏大宗祠、城隍庙、白岩桥、周湖殿、东门轮船码头、拱瑞山文昌阁、拱瑞寺等这些历史建筑精品,承载着厚重的瑞安古老历史底蕴。

  在上述温瑞塘河文化始点中,原来还有一些重要的历史建筑——古牌坊。瑞安为千年古县、誉称浙南小邹鲁,据不同时期的史料记载,分布在瑞安县城及各乡镇的古牌坊多达百余座,塘河两岸的石牌坊也不计其数,仅东门吊桥头至东门塘河,沿河两岸的古牌坊多达二十余座,如今痕迹几乎全部消失。近日,瑞安市塘河文化促进会(筹)对温瑞塘河文化源头开展考察,笔者参与其中,对古牌坊作了详细了解。

  “周庄、同里的古牌坊,还不如我记忆里的瑞安吊桥头‘圣旨牌坊’精美与宏伟”

  在东安寺,东风社区的余兴田和林成梅说,历史建筑在他们的人生中有着不可忘怀的记忆,他们的少年时光有许多时间是在这些历史风物、名胜的场景里长大的。吊桥头的第一个文化标志就是“圣旨牌坊”,另外是东安寺庙、东安硐桥上的广济寺等,这些他们少年玩耍的场所,如今是他们退休后留恋的精神寄托。余兴田说,原来建在桥边的圣旨牌坊,十分高大,四柱耸立、石兽抱柱、顶楼恢宏、字体精美,“奕世流芳”四字镌刻清晰。但是,当他从部队转业回来后,发现这座圣旨牌坊已经没了。他又说;“前几年,我们去周庄、同里等地方旅游,那些地方的古牌坊保护完好,但是,还不如我小时记忆里的瑞安吊桥头‘圣旨牌坊’的精美与宏伟。”

  凭着自己的记忆,我们在周湖殿前、东门轮船埠头周边,以及对岸的塘根村等地,确认了好几座古牌坊的遗址。

  据查瑞安乾隆县志(1749年),瑞安建有坊表97座;六十年后的嘉庆县志(1808年),记载坊表126座;另据史料记载,从嘉庆十三年(1808)经历晚清、民国一百多年时间,还陆续建有不少牌坊,总估算全县约有古牌坊足有150座以上。

  笔者走访了塘干村、岭下村一些老村民,又参照乾隆、嘉庆瑞安县志等记载,发现一些知名的古牌坊仍可查阅得到。像东门外的表坊就有:会文坊、双桂坊、进士坊、展骥坊、鸿胪坊、登明坊、奎垣坊、方伯坊、贞节坊、迎恩坊、涌泉坊、朝京坊等十二座。另据民国县志稿记载,仅人物门类中记载的妇女贞节、节孝、节烈牌坊就有三十余座。在白岩桥至塘干村的河道上就有五座贞妇、节烈牌坊,另外在周湖村附近的六七座牌坊中,也有二三座为节妇坊。

  “如果将城隍庙至东门码头的十来个古牌坊恢复起来,我们岭下村就更风光了”

  解放东路,是指吊桥头至白岩桥的路段,早年称东镇街、后改称永丰街。我们就以永丰街至东门轮船码头主轴线上的几座石牌坊展开调查。除吊桥头的会文坊之外,项氏大宗祠前的双桂坊、周湖村前的项旻进士坊,以及码头后的三个同向牌坊,加上周边还有几座小牌坊,这条轴线上也有十来座古牌坊。在走访岭下村86岁的董希清老人时,当笔者无意中说起自己早年参观过的安徽歙县棠樾牌坊群现已被列为国宝时,董希清老人即刻兴致勃勃地介绍,项宅墓(项氏大宗祠)、城隍庙、周湖殿(诸武庙),以至轮船码头田岸、周边均属岭下村的辖地,这里原有的十来座古牌坊,规格较高,特别是项氏五六个牌坊(双桂坊、大夫坊、进士坊、还有两座妇女节坊),以及码头东首大榕树附近田地上的三牌坊,规模较大、工艺精致,董老人还说:“周湖殿前的圣旨进士坊(项旻),体量宏伟,四柱三门,牌坊柱脚边上建有台阶,并有廊房,且坛场很开阔,我少年时经常和小伙伴们在牌坊下嬉戏……我们这些人不识字,在那个年代什么都不懂!现在这些古牌坊都没了,如果城隍庙得以重建,并将城隍庙至东门码头的十来个古牌坊恢复起来,我们岭下村不就更风光了吗!”

  而从丰湖街沿河岸至白岩桥,一直从塘干村河岸向东伸延,这段河路也有十多座古牌坊,这些坊表名为:贞节坊(为胡时露妻林氏而立,在胡氏宗祠左侧)、登明坊、奎垣坊、方伯坊(在附郭留贤桥,此三坊俱为明布政使钟清而立,留贤桥是白岩桥的旧称)、朝京坊(在附郭留贤桥,见旧志古迹)、节妇坊(为增生洪咸妻端木氏立,咸丰丁巳年建)、节烈坊(为孙仲彤之妻方氏而立,光绪十九年建;方氏是孙诒让堂弟媳,即李鸿章长妹李玉英外孙女)、节孝坊(为太学生胡秀峰之女立,光绪七年建)、节妇坊(为儒童池秉仁妻李氏而立,乾隆己酉年建)、节孝坊(为孙诒谷妻曾氏立,光绪二十一年立坊;曾氏即为孙诒让的兄嫂)。

  古时凡是进瑞安东大门,都要下马从“奕世流芳”的牌坊下过去

  每一座牌坊,都有一个真实动人的历史故事,就吊桥头的“奕世流芳”、永丰街的双桂坊、周湖的进士坊来说,这三座古牌坊都是为瑞安南堤项氏先贤而建的。“奕世流芳”,属圣旨牌坊,是为宋代项公泽一门十八人登第而立,原称会文坊,建在城内午堤桥,后改迁东门外吊桥头;双桂坊是为项旻、项秉中等叔侄联登所立牌坊,此坊原来位置在项氏大宗祠的东首,项旻、项秉中叔侄于明朝天顺六年(1462)同科中举人;周湖村前的进士坊,是项旻在成化八年(1472)中进士后所立的圣旨牌坊。瑞安南堤项氏,是瑞安望族中的世族,从其瑞安始迁祖项道生(七世)至今三十八世已出生。从宋代以来,项氏名士辈出;在近现代,项氏先贤为地方教育与实业贡献卓著。笔者特意采访了项氏后裔项云淼先生,项先生原是瑞安市发改委主任,他说,瑞安南堤项氏名士是瑞安乡贤的标杆。在古代,凡是进瑞安东大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十八进士坊,不管是官绅还是商贾,都要下马(原有落马桥),先从“奕世流芳”的牌坊下过去,再过吊桥进城。项先生又一一道出瑞安南堤项氏先贤名字:“项纯孝、项悫、项琯、项模、项公泽、项公演、项公澜、项琥、项公辅、项旻等十人是宋明两朝的进士,还有项秉中、项廷瑞、项肈、项僖、项潘、项材、项俻、项伾等登科之士……”上述人物都有史料可查。旧时瑞安城郊建有纪念项氏人物的古牌坊有八九个,如今都已成为历史。

  历史变迁,昔日百多座古牌坊,如今所剩无几。据文物部门统计,瑞安全市范围内,古牌坊留存仅二三座,而且都在乡镇里,老城区内已无踪迹。

  我想,如果在塘河文化的起点,在瑞安东门岭下轮船码头两岸恢复牌坊群,或建几座著名的古牌坊,将可为我市增加一处有文化底蕴的亮点,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事。